营销型网站建设|湖南长沙网络营销|长沙营销型网站建设|长沙网络营销策划-创研网络营销网
最近更新
热点推荐

人机模拟空战AI胜 未来战争意味什么?

发布时间:2020-09-05  来源:  作者:木木
  

科幻电影,就是指以科学幻想为主题的故事片,也就是说采用科幻元素作为题材,以建立在科学上的幻想性情景为背景,遵循科学原理和运用现有科学信息技术,对未来的世界或遥远的过去的情景作幻想式的描述、预测。

科幻电影《绝密飞行》,讲述两名顶尖出色的飞行员接到了一项秘密任务:训练他们的新伙伴“铁蛋”。出人意料的是,“铁蛋”竟然是一架全智能的无人驾驶飞机,他们的任务就是把它训练成为锋利的尖刀。在完成一次飞行任务后,“铁蛋”意外被闪电击中,“铁蛋”因此拥有了情感了自主性。在随后的任务中,总部对当时情况进行考虑后打算放弃任务,岂料“铁蛋”突然飞离编队,将钻地炸弹投入了敌人的核武器库,造成一场前所未有的核灾难。据此,总部意识到这样一个智能杀人机器必须立即被摧毁,否则会给人类带来更多的灾难。聪明的“铁蛋”获悉总部将采取行动摧毁它后,于是一场人机追逐战展开了,人类飞行员完全不是它对手。

英国《每日邮报》2020年8月21日报道,美国空军的模拟空战中AI(人工智能)击败了顶尖的F-16战斗机飞行员,人类飞行员说“我们作为战斗机飞行员所做的事情都不起作用”。据报道,美国国防部预先研究计划局的“阿尔法狗斗”实验的最后一战于8月20日进行。这名人类飞行员是一名教员,呼号是“邦格”,但AI飞行员在5轮模拟空战中均将其击落。报道认为,AI飞行员还能创造性地快速“思考”。2020年4月进行的试验显示,至少有一架AI战斗机在向对手开火之前会翻转过来,而这是许多人类飞行员做不到的。据称,美国空军希望人工智能驾驶的无人战斗机能够对对手做出更快的反应,同时进行更艰难、更快速的机动,而这在载人飞行中是不可能的,因为人体承受不了这样的过载。

美国科幻电影自诞生后,就与军事武器装备研发结下不解之缘,有些科幻电影中的故事情节正在走进军事殿堂,始终引领着美国军事科技的发展方向。近年来,从电影《星球大战》到《变形金刚》《银河护卫队》《星际穿越》,总能给观众留下神奇向往和未来憧憬的感官印象,特别是那些痴迷军事的人们,难免幻想有一天能像电影中人工智能机器人一样,对疾恶如仇的恐怖分子和坏蛋实施攻击,达到力挽狂澜、所向披靡的境界。然而,那些似乎很遥远的人工智能武器和人物逐步变为现实,随之而来有关人工智能威胁论也不绝入耳,成为全球争论的话题。在这方面,最具有代表性的是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2015年与斯蒂芬·霍金联合发出的公开信,宣称危险的人工智能军备竞赛已经拉开帷幕,声称人类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将会由人工智能开启。

的确,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突飞猛进,未来战争既是信息化武器装备的直接对抗,也是人与人之间的新算法智能竞赛,更是以智能为主的无人化武器的自主较量,战争的智能化含量越来越高。有军事家预言,人工智能技术广泛运用于军事领域带来了机器人士兵与人类并肩作战,未来战争将以机器人或无人化武器为主进行战斗,由此展开世界各国竞相研制智能无人化武器的新一轮竞赛或者说新一轮军事变革。谁拥有智能高精尖技术,谁就赢得未来战争主动。如:美国五角大楼已经发出一项标价1100万美元的合同,以组建具有人类和机器人协同作战能力的“联合兵种班”。有媒体报道称,俄军在叙利亚战场上首次以建制形式投入机器人部队,并在首次作战中一战成名,20分钟阵地攻坚战中就一举攻下俄军士兵难以攻下的高地,取得零伤亡毙敌77人战绩。

作战机器人就是战场杀人机器,如目前实战部署的人为控制操作的无人机,就是具有自己侦察判断、自主攻击的自杀式AI武器。可以预测,人工智能在“深度学习”上的速度、对大数据的处理速度已经得到实践检验,并不断运用于军事领域,使军事指挥员正在把越来越多的指挥权、决策权交给人工智能新算法。当机器人智能大脑向人类智慧大脑逐渐演进,必将日益突破人们的军事想象力边界,有朝一日智能大脑必将替代人类脑力具有超过人类智慧的能力并不是天方夜谭。如果现在不采取任何限制性措施任其自由发展,届时人工智能将有可能摆脱人的控制而主宰战场并不是耸人听闻。马斯克的“人工智能威胁论”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不久的将来,全世界都会拥有自主型杀手机器人。届时,人工智能相比核战争对人类构成了更大的危险,机器已经能够在没有人类干预的情况下自动选择和打击目标,将有可能把人类置于灾难边缘。此外,即将在全球展开的新一轮智能技术竞赛,必将促进机器人深度学习、深度思维、深度思考、深度判断,“终结者”时代真的来了。 

对于“终结者”认识问题,要坚持全面的观点、发展的观点,坚持两点论和重点论相统一的方法,反对形而上学的一点论与均衡论。马克思主义在人与武器装备辩证关系上,更加强调人在战争中的作用。恩格斯说过,赢得战争胜利的是人而不是枪。毛泽东同志也说过:“武器是战争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在“人机结合作战”中,智能机器人是由人类发明创造、设计、控制的,人无疑是最生动、最活跃的因素,是推动未来战争发展的主宰者,而智能机器人就是机器,离开了人,它将无法发挥智能作用,只能说是一堆废铁。然而,我们在强调人这一决定性作用的同时,也不能忽视智能机器人所发挥的巨大作战潜能和负面影响。当智能机器人的思维逐步向人脑接近,具备独立思考、分析判断能力,有时也会发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当行为。英国《明星日报》报道称,人工智能将构成危险的两种最有可能的情况:“机器想要获得权力或是类似的东西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更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黑客和恐怖分子恶意使用,或是有人明确控制机器来执行此类任务。”关于自主型杀手机器人,也存在程序错误等原因导致误伤误袭或扩散至恐怖分子手中或自主判断做出人类意想不到的敌对行为或决定攻击作战时抑制力下降,等等。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要想达到人机和谐共处,国际社会应尽快出台有关智能技术研发、运用的法律法规,确保人工智能安全、可靠、可控,使人工智能运用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限制智能机器人将来发展带来的各种风险,防患于未然。

科幻电影,就是指以科学幻想为主题的故事片,也就是说采用科幻元素作为题材,以建立在科学上的幻想性情景为背景,遵循科学原理和运用现有科学信息技术,对未来的世界或遥远的过去的情景作幻想式的描述、预测。

科幻电影《绝密飞行》,讲述两名顶尖出色的飞行员接到了一项秘密任务:训练他们的新伙伴“铁蛋”。出人意料的是,“铁蛋”竟然是一架全智能的无人驾驶飞机,他们的任务就是把它训练成为锋利的尖刀。在完成一次飞行任务后,“铁蛋”意外被闪电击中,“铁蛋”因此拥有了情感了自主性。在随后的任务中,总部对当时情况进行考虑后打算放弃任务,岂料“铁蛋”突然飞离编队,将钻地炸弹投入了敌人的核武器库,造成一场前所未有的核灾难。据此,总部意识到这样一个智能杀人机器必须立即被摧毁,否则会给人类带来更多的灾难。聪明的“铁蛋”获悉总部将采取行动摧毁它后,于是一场人机追逐战展开了,人类飞行员完全不是它对手。

英国《每日邮报》2020年8月21日报道,美国空军的模拟空战中AI(人工智能)击败了顶尖的F-16战斗机飞行员,人类飞行员说“我们作为战斗机飞行员所做的事情都不起作用”。据报道,美国国防部预先研究计划局的“阿尔法狗斗”实验的最后一战于8月20日进行。这名人类飞行员是一名教员,呼号是“邦格”,但AI飞行员在5轮模拟空战中均将其击落。报道认为,AI飞行员还能创造性地快速“思考”。2020年4月进行的试验显示,至少有一架AI战斗机在向对手开火之前会翻转过来,而这是许多人类飞行员做不到的。据称,美国空军希望人工智能驾驶的无人战斗机能够对对手做出更快的反应,同时进行更艰难、更快速的机动,而这在载人飞行中是不可能的,因为人体承受不了这样的过载。

美国科幻电影自诞生后,就与军事武器装备研发结下不解之缘,有些科幻电影中的故事情节正在走进军事殿堂,始终引领着美国军事科技的发展方向。近年来,从电影《星球大战》到《变形金刚》《银河护卫队》《星际穿越》,总能给观众留下神奇向往和未来憧憬的感官印象,特别是那些痴迷军事的人们,难免幻想有一天能像电影中人工智能机器人一样,对疾恶如仇的恐怖分子和坏蛋实施攻击,达到力挽狂澜、所向披靡的境界。然而,那些似乎很遥远的人工智能武器和人物逐步变为现实,随之而来有关人工智能威胁论也不绝入耳,成为全球争论的话题。在这方面,最具有代表性的是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2015年与斯蒂芬·霍金联合发出的公开信,宣称危险的人工智能军备竞赛已经拉开帷幕,声称人类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将会由人工智能开启。

的确,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突飞猛进,未来战争既是信息化武器装备的直接对抗,也是人与人之间的新算法智能竞赛,更是以智能为主的无人化武器的自主较量,战争的智能化含量越来越高。有军事家预言,人工智能技术广泛运用于军事领域带来了机器人士兵与人类并肩作战,未来战争将以机器人或无人化武器为主进行战斗,由此展开世界各国竞相研制智能无人化武器的新一轮竞赛或者说新一轮军事变革。谁拥有智能高精尖技术,谁就赢得未来战争主动。如:美国五角大楼已经发出一项标价1100万美元的合同,以组建具有人类和机器人协同作战能力的“联合兵种班”。有媒体报道称,俄军在叙利亚战场上首次以建制形式投入机器人部队,并在首次作战中一战成名,20分钟阵地攻坚战中就一举攻下俄军士兵难以攻下的高地,取得零伤亡毙敌77人战绩。

作战机器人就是战场杀人机器,如目前实战部署的人为控制操作的无人机,就是具有自己侦察判断、自主攻击的自杀式AI武器。可以预测,人工智能在“深度学习”上的速度、对大数据的处理速度已经得到实践检验,并不断运用于军事领域,使军事指挥员正在把越来越多的指挥权、决策权交给人工智能新算法。当机器人智能大脑向人类智慧大脑逐渐演进,必将日益突破人们的军事想象力边界,有朝一日智能大脑必将替代人类脑力具有超过人类智慧的能力并不是天方夜谭。如果现在不采取任何限制性措施任其自由发展,届时人工智能将有可能摆脱人的控制而主宰战场并不是耸人听闻。马斯克的“人工智能威胁论”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不久的将来,全世界都会拥有自主型杀手机器人。届时,人工智能相比核战争对人类构成了更大的危险,机器已经能够在没有人类干预的情况下自动选择和打击目标,将有可能把人类置于灾难边缘。此外,即将在全球展开的新一轮智能技术竞赛,必将促进机器人深度学习、深度思维、深度思考、深度判断,“终结者”时代真的来了。 

对于“终结者”认识问题,要坚持全面的观点、发展的观点,坚持两点论和重点论相统一的方法,反对形而上学的一点论与均衡论。马克思主义在人与武器装备辩证关系上,更加强调人在战争中的作用。恩格斯说过,赢得战争胜利的是人而不是枪。毛泽东同志也说过:“武器是战争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在“人机结合作战”中,智能机器人是由人类发明创造、设计、控制的,人无疑是最生动、最活跃的因素,是推动未来战争发展的主宰者,而智能机器人就是机器,离开了人,它将无法发挥智能作用,只能说是一堆废铁。然而,我们在强调人这一决定性作用的同时,也不能忽视智能机器人所发挥的巨大作战潜能和负面影响。当智能机器人的思维逐步向人脑接近,具备独立思考、分析判断能力,有时也会发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当行为。英国《明星日报》报道称,人工智能将构成危险的两种最有可能的情况:“机器想要获得权力或是类似的东西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更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黑客和恐怖分子恶意使用,或是有人明确控制机器来执行此类任务。”关于自主型杀手机器人,也存在程序错误等原因导致误伤误袭或扩散至恐怖分子手中或自主判断做出人类意想不到的敌对行为或决定攻击作战时抑制力下降,等等。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要想达到人机和谐共处,国际社会应尽快出台有关智能技术研发、运用的法律法规,确保人工智能安全、可靠、可控,使人工智能运用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限制智能机器人将来发展带来的各种风险,防患于未然。

责任编辑:把炜




上一篇:远程攻击无人机:俄罗斯将在2021年进行实战部署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