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销型网站建设|湖南长沙网络营销|长沙营销型网站建设|长沙网络营销策划-创研网络营销网
最近更新
热点推荐

吴文辉的梦想是网文帝国 腾讯对阅文

发布时间:2020-04-29  来源:  作者:木木
  

  4月27日,阅文集团(HK:00772)宣布管理团队调整,原联席CEO吴文辉和梁晓东、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等部分高管团队成员辞任,吴文辉将调任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梁晓东和其他高管将会担任集团顾问,助力新管理团队的平稳过渡;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出任阅文集团CEO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此前,新京报独家获悉,阅文集团管理团队生变,腾讯团队将对阅文集团进行管理,而联席CEO的接任者为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下午传闻盛行时,正值阅文集团交易时间,其股价上涨5.97%至每股31.95港元,市值为325亿港元。

  吴文辉最近一次以阅文集团联席CEO身份亮相是在4月21日,祝贺2020第六届中国数字阅读云上大会的视频中,当时他身着棕色皮衣,深情略显疲态,头发有些花白。一位阅文集团员工评价称,“(前)老板和几位高管都是非常努力的人,记得在ChinaJoy活动中,他曾身着全套西装站在超过30度的展厅中,进行讲解,并接待来参观的领导和观众,整整一天,他们的努力我们看得到。”

  在官方声明中,阅文集团将吴文辉描述为“网络文学产业的开创者和奠基者”,“他带领核心管理团队,立足起点中文网开创了网络文学的商业模式、运行体系和作家孵培体系,更实现了公司IPO、收购新丽传媒以及搭建文学IP版权体系等重要里程碑,为阅文集团在新文创时代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阅文集团官方声明称。

  “今年,是阅文集团成立的5周年,也是起点中文网的18周年,作为创始人,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终于成年了。而在这一刻,就像许多‘父母‘一样,我们既要陪伴‘孩子’一起成长,也要适时地往后退一步,让‘孩子’开启新的人生历程。”吴文辉称,未来,阅文集团亟需基于IP,进一步去构建一个更加开放的生态和更符合未来趋势的新商业规则,这需要通过更彻底的管理转变。

  付费模式遭遇免费模式阻击

  手握流量的字节跳动、连尚集团、趣头条曾在去年大举进军网络文学业,还提出了与原有付费模式截然相反的免费模式,这是阅文集团去年面对的最大问题。

  根据其2019年年报,在线阅读、版权运营和其他业务是阅文集团的两大主营业务,二者在营收中分别占比44.5%和55.5%,而在此前一年,二者在营收中占比分别为76.0%和24%。其中在线阅读业务收入37.1亿元,相比于去年同期的38.3亿元下降3%;版权运营收入和其他收入46.8亿,相比于去年同期的12.1亿元上涨286.8%。上述数据说明,不管从对营收的贡献,还是增长速度,在线阅读业务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

  对于阅文集团在线阅读收入的下降,财报称这主要是由于腾讯产品自营渠道收入和第三方平台收入下降所致,腾讯产品自营渠道收入从去年的9.52亿元下降至8.36亿元,第三方平台收入从去年的6.63亿元下降至4.49亿元,而阅文集团自营平台入手则从去年的22.13亿元上升至24.25亿元。阅文集团称,前述二者的减少是由于腾讯产品自营渠道的付费阅读收入减少,以及终止与数家分销商的合作所导致的。

  这或许是此次管理团队集体卸任的原因。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援引知情人士称,“据说要在内部推动免费阅读,但意见并没有达成统一。”

  阅文集团原联席CEO吴文辉在此前回应新京报时称,免费阅读的崛起源于此前的盗版市场,可见其对此模式的不认可。“之前有很多的用户用盗版享受免费的内容,盗版网站通过广告来获利,现在有一些网站利用打击盗版后的市场空白,建立了免费的商业模式,把原来一部分看盗版的用户通过免费的方式吸引到平台上,这是商业模式能够成立的原因。”吴文辉说。

  他还判断,免费阅读模式和付费阅读模式未来会共存,因为免费的商业模式可以从原来的盗版市场中争取用户,并且可能产生深度用户,深度用户随后会转化为付费用户。

  而多位受访的人士提到,由于文学版权价格的相对低廉,消耗带宽成本低,用户停留时间长等特点,已经逐渐成为各大超级应用程序的内容标配。这一点在QQ浏览器、优酷、UC浏览器上已经得到印证,并正在WiFi万能钥匙、今日头条上得到印证。

  付费模式是网络文学经历超过15年发展被验证成功的商业模式。采用付费模式的网文软件,比如QQ阅读、书旗小说上通常存在五种读书的形式:整本免费阅读、整本付费阅读、部分章节付费阅读,以及基础包月会员和超级包月会员。其中,基础包月会员可以阅读70%左右书库,一般每月花费几十元,超级会员可阅读大部分书库,极个别版权图书除外,一般每月花费一百元左右。

  番茄小书、连尚免费读书、米读小说最初均采用免费模式,即读书免费,但用户需要忍受一定量的广告。新京报记者体验发现,番茄阅读每4至7页插入一个广告,广告和文字混排,点击后直接跳转至游戏、交友等下载页面;连尚读书在每章节末出现广告,点击后直接跳转至连尚旗下原创网站逐浪网;米读每3页出现一个广告,点击后直接跳转至健身、交友等注册或下载页面。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在网络文学领域进行争夺的几位领军人物,均曾经在盛大共事。他们分别是,2004年出任盛大文学总裁、起点中文网CEO的吴文辉;2002年加入盛大的王静颖(现连尚网络CEO、连尚读书董事长)和王小书(原连尚网络副总裁、连尚读书CEO);2010年以后加盟盛大的谭思亮(现趣头条创始人、董事长)。

  阅文集团的前世今生

  由于吴文辉团队的原因,阅文集团与腾讯文学、盛大文学的关系千丝万缕。

  技术男出身的吴文辉,曾以“黑暗之心”为网名,在国内最早的网络文学网站——起点中文网负责技术工作,并且是创始人之一。他推出“收费阅读”模式,建立作者与平台分成的稿费制度,成功实现了内容的商业化运营。

  2004年10月,盛大集团收购起点中文网,吴文辉出任盛大文学总裁、起点中文网CEO。

  早在2011年,盛大文学便曾提交IPO招股书,拟在美国上市。在2012年初,盛大文学又曾发起过相关的IPO计划。此时,盛大文学已经占据网络文学接近80%的市场份额,并凭借“网文付费”模式开始盈利。随后时间移到IP时代,阅文集团等网络文学平台因为持有多部网文版权,备受资本追捧。

  此后不久,吴文辉团队因发展方向等问题集体请辞,“逼宫”盛大集团,后于2013年4月带领起点中文网部分管理层“出走”。

  2013年9月10日,腾讯文学成立。一直闲居家中的吴文辉,于2014年4月加盟腾讯,出任腾讯文学CEO。

  2015年初,腾讯文学以50亿元人民币并购盛大文学,相对6亿美元的估值,这笔收购的溢价并不算高。此后,腾讯旗下的QQ阅读、创世中文网、云起书院,与此前盛大文学旗下的起点中文网、潇湘书院、红袖添香等全部由阅文集团统一的管理,网络文学界也称此次收购为吴文辉的“完美复仇”。

  吴文辉此前从未掩饰过其对独立发展的追求。此前他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阅文是一家独立发展的公司,虽然大股东是腾讯,但我们是独立运营、独立发展的。”

  阅文集团于2017年10月登陆港股市场,作为网络文学第一股,加之腾讯控股的加持,股价曾一度高达110港元每股,市值突破千亿港元。收购新丽传媒后,阅文集团成为腾讯控股并表企业,但由于影视行业的整改及一系列不确定性,阅文集团近年来股价走低,截至今日收盘其股价微每股31.95港元,市值为325亿港元。

  “对阅文而言,上市就两个目的,一个是对过去十几年工作的总结,证明这十几年没有浪费,我们做好了这件事情;第二个是我们又有了新目标,所以需要更多钱来完成”,阅文集团副总裁、起点中文网创始人之一的罗立在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

  发展近五年,阅文集团在线阅读与版权运营两大板块互为补充,拥有810 万名创作者,1220 万部作品储备,触达数亿用户。截至2019年12月31日,阅文集团实现月活跃用户达到2.20亿人,较2018年同比增长620万人;其中,阅文自有平台产品的月活用户增长9.4%至1.2亿人。2019年ARPU(用户平均收益)达到25.3元,同比增长1.2元。

  腾讯高层也曾透露出对原创文学的看好。马化腾2017年全国两会的提案之一是《提升数字内容产业竞争力》。在当时的媒体见面会上,马化腾也强调了文学IP的重要性。他认为内容产业上下游产业链很长,从上游IP到内容生产,再到渠道发行,最后到终端平台,都具有可盈利性,其中以上游IP最具控制权,“IP是制高点,其他都是跟随这个知识产权的。”马化腾说。

  腾讯总裁兼执行董事刘炽平在上述业绩发布会上称,“阅文不只是一个连接读者和作者的平台,多年来阅文积累了很多小说的版权,对整个影视及娱乐产业来说也有很大价值,希望这一次的分拆让它成为一家上市公司,可以有更长远的发展。

  IP运营或是网络文学的未来

  如果说付费、免费之争是网络文学的现在,那么IP转化和衍生则是网络文学的未来。

  吴文辉在2016年年底的一次峰会上发言称,即使是200亿元,对于阅文集团而言,依然“严重低估”。在他看来,中国未来的文化产业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网络文学不只局限于文学创作,更是泛娱乐领域最核心的一环——IP提供方。但行业目前尚未看到网络文学在泛娱乐链条上释放出的全部价值,因此很难用数字形容阅文的估值。

  这一点从阅文集团的年报中可以窥见一斑:在线业务、版权运营和其他业务是阅文集团的两大主营业务,二者在营收中分别占比44.5%和55.5%,而在此前一年,二者在营收中占比分别为76.0%和24%。具体到本财年,阅文集团在线阅读业务收入37.1亿元,相比于去年同期的38.3亿元下降3%;版权运营收入和其他收入46.8亿,相比于去年同期的12.1亿元上涨286.8%,其中版权运营收入同比激增342.0%至44.2亿。由此可见,不管从对营收的贡献,还是增长速度,版权运营业务都已经超越了阅文集团传统的在线阅读业务。

  吴文辉在此前接受新京报等媒体采访时称,未来阅文集团将推进全版权运营战略,通过版权销售、联合投资与制作、自主开发这 “三驾马车”,加速版权的多元开发,充分释放IP价值。他透露在联合投资与制作、自主开发两种模式中,联合投资与制作的比例相对较多,自主开发占比相对较少。

  接任阅文集团CEO的程武称,阅文集团可预见的升级包括三方面:首先是内强核心,实现IP培育能力升级,夯实自身基础并加速跨业态开发,推动IP更快成长;其次是健壮平台,实现连接能力升级,通过整合阅文旗下多个产品平台与腾讯丰富的产品平台和流量优势,帮助创作者与用户建立更强的连接纽带;最后是外展空间,在保持、巩固既有付费阅读模式的基础上,通过业务模式升级,在拥抱新技术和产业互联网层面打开更多元的价值空间。

  阅文财报显示,2019年阅文集团来自版权运营及其他的收入同比增长283.1%,至46.4亿元;其中,版权运营业务收入达44.2亿元,同比激增341.0%。期内,阅文与文娱行业主要发行方和内容制作方的版权授权合作,2019年向合作方授权约160部网络文学作品改编,涉及影视剧、网络剧及游戏等多种形式。

  阅文集团财报称,版权运营及其他的收入的增加,主要是由于2018年9月收购了新丽传媒,因此合并了新丽传媒的整年业务。同时,与阅文集团版权相关的网络游戏,及联合投资的剧集收入的增加,也是这一部分收入增加的主要原因。

  但重点押注版权运营,以及联合投资剧集,让阅文集团的成本有所增加。财报显示,阅文集团收入成本增加87.7%至46.56亿元,这主要是由于电视剧、网络剧、电影和动画制作成本的上升所致,其成本由2018年的2.73亿元快速增至2019年的21.34亿元。

  新京报记者 白金蕾


上一篇:拼多多开启旅游直播“云游中国” 首
下一篇:没有了